首页小说排行书本分类完本小说用户中心
> 都市言情 > 饕餮太子妃> 番外18

饕餮太子妃番外18

作者:小舟遥遥分类:都市言情更新时间:2024-02-18 23:28:42

接下来的日子, 谢蕴石就像是影子一般,几乎无时无刻、不遗余力的出现在许闻蝉面前猛刷存在感。

许闻蝉出门,他跟着, 拎包付钱递果。

许闻蝉回府,他登门拜访, 用过晚膳才回去。

渐渐地,就连定北侯和定北侯夫人、许闻蝉的七位兄嫂, 都或明或暗的给谢蕴石送助攻, 想促成他们俩的好事。

烈女怕缠郎, 何况许闻蝉心头一直还喜欢着谢蕴石——

她这五年, 不是没想过要不要找个赘婿,或是包一两个可心的小白脸。

好几次脚都踏进了小倌馆的门槛,脑中就控制不住的冒出谢蕴石的模样, 纠结之后, 到底还是转身离开了。

她想, 可能是自己对谢蕴石“始乱终弃”,所以老天爷不让她发展第二春吧。

现在她的第一春又找上门了,她心思动摇, 却还是所有顾虑。

终于有一天,许闻蝉忍不住了。

在谢蕴石再一次以“探望儿子”的名义来到她院子的时,她沉着脸将他拉回了屋内。

她眉头紧蹙着, 看着面前无所事事的男人,无奈道, “你怎么天天在长安晃悠,是不打算回陇西了么?”

谢蕴石今日一袭月白色锦袍,端的是丰神俊朗,清逸秀气。

他迎上她的目光, 黑眸深邃,缓缓道,“我母亲说了,娶不到媳妇,就让我别回去了。”

许闻蝉一怔,一想到景阳长公主,心里直打鼓,若是长公主知道她的宝贝儿子是因为自己才一直没娶妻,会不会来找自己算账啊?

想到这里,她一脸坚定道,“长安贵女这么多,你挑个可心的娶回去嘛!”

“你真的舍得让我娶别人?”

“我、我……”许闻蝉噎住。

她第一反应是,不舍得。

可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她觉得自己也忒自私忒霸道了,既不能与他长相厮守,凭什么要求他孤独到老呢?

她摇了摇头甩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坚定地看向他,“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可能的。我天南地北一堆铺子,而且接下来,我还准备出航,去大食国和天竺看看。”

从前,她以为大渊朝已经够大了。

等出去以后,她才知道外面还有更为广袤的天地。

习惯了长空的鹰,怎么舍得折了翅膀,当笼子里的鸟儿呢?

她原本以为自己说完这话,谢蕴石应当会沉默。

没想到他突然上前一步,将他们之间的距离骤然拉近了一大截。

他垂下眼,眸光灼灼道,“阿蝉,你去哪,我就去哪,我跟你一起。”

他的目光太过认真,认真到许闻蝉心头猛地跳了好几下。

但她很快反应,讪讪挤出一抹笑,“你别开玩笑了,那么大一个国公府还要你掌管呢。五年没见,你该成熟些了。”

“今时不同往日了。”谢蕴石道,又朝她走了一步。

看到他高大的身子凑了过来,许闻蝉有些紧张的咽了下口,脚步往后挪了挪,目光闪躲,“有什么不同?”

谢蕴石俯身,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温声道,“我们有阿禊。”

许闻蝉,“……?”

谢蕴石道,“阿禊年纪小,身体娇弱,不宜跟着你东奔西走,且他这个年纪,也该入学读书习字了,不是么。”

许闻蝉凝眉,她此次回来,除了探望家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她想将阿禊交给父亲母亲教养。

正如谢蕴石所说,阿禊现在还太小了,出航一路颠簸辛苦,成年人都不一定受得住,何况他那么个小小童。

她不能因为自己的追求,让儿子吃苦。

而且,如今的大渊朝虽然大力鼓励商业发展。但士农工商,商到底排在最后。

若是可以的话,她还是希望阿禊能进学堂读书识字,日后无论是走科举当文官,亦或是像他的外祖父、舅舅们那样当武将,都比经商要好。

许闻蝉颔首道,“我是打算将阿禊留在长安的。”

谢蕴石道,“阿蝉,岳父岳母年纪大了,也该颐养天年了,再让他们帮咱们带孩子,未免劳累打搅。不如将阿禊送去陇西吧,我父亲与母亲尚有余力,若将阿禊送过去,他们一定很乐意将阿禊培养成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仿佛打开新的思路般,许闻蝉瞠目,还能这样?

她略显迟疑,小声道,“这……不大好吧?”

“为何不好?”

“就,长公主她会不会不喜欢阿禊啊?”

谢蕴石道,“那或许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孙子了,她宝贝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喜欢。”

许闻蝉诧异抬眸,“唯一的孙子?你……”

谢蕴石垂眸,握住她的手,眼神坚毅,“你若不要我,我也不会再娶别的女人,更不会与别的女人生孩子。阿禊,他会是我们唯一的儿子......”

顿了顿,他似有些幽怨,“五年前的那晚,你说了会对我负责的,你真不记得了么?”

许闻蝉表情一僵,不可置信道,“我、我有说过吗?”

谢蕴石语气笃定,“有。”

许闻蝉与他对视。

过了许久,她不好意思的撇过脸,小声道,“你真的愿意跟我走么?放着好好的国公爷不当,要跟我去东奔西走?”

谢蕴石捏了捏她的手,手指交错握着,“嗯,我想去看看,你所向往的天地到底是什么模样,竟把你迷得这般神魂颠倒。”

“若是你不喜欢呢?你后悔了呢。”

“现在说这种假设为时过早,你总得让我先随你出发,再作感想。”谢蕴石轻声道,“况且,这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做出的选择,就算不喜欢或是后悔,那也是我的事。”

谁叫他这辈子就莫名其妙的栽在了她身上。

见许闻蝉还有些犹疑,谢蕴石神色越发认真,冷静道,“阿蝉,我很清楚,我对你的爱,不应该成为你拖累,或是束缚。爱,应当是陪伴与支持。”

这五年的时间他渐渐地明白,感情这回事,没有绝对的公平,两人得互相包容体谅,才能走得更久。

若是双方都斤斤计较,各自为营般,那日子长了,再深厚的情分也淡了。

既然有一方得让步,那为何不是他呢?放不下的是他,想要纠缠的也是他,那么该让步的原该也是他才对。

许闻蝉见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说不感动是假的。

她思索了许久,缓缓地抬起眼,道,“你,真的决定了?”

“是,只要你愿意让我陪着你。”

许闻蝉黑眸一柔,深吸了口气,快道,“行,阿禊送去陇西,安了长公主与国公爷的心。你与我一道在外,也安了我父亲和母亲的心。至于以后的事,咱们走一步看一步,合则聚,不合则散,你觉得如何?”

谢蕴石眉眼弯起,薄轻启,“很好。”

许闻蝉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

谢蕴石眯起黑眸,疑惑问,“你笑什么?”

许闻蝉黑眸明亮,脸颊两边的酒窝深深,语气轻快道,“我笑我运气真不错。”

谢蕴石挑眉,“怎么说?”

许闻蝉道,“旁人看我,大都觉得我种种行径是昏了头,发了疯,离经叛道,难容于世。放着好好的侯府嫡女不做,在外抛头露面当什么商贾。还有说我不守妇道,没名没分的在外面跟野男人生孩子……”

说到这里,谢蕴石的脸色沉了下来,眉头蹙起道,“我不是野男人。”

顿了顿,他眉眼间浮现一层深深地歉意与心疼,“阿蝉,这些年,让你和阿禊受委屈了。”

“嗐,你跟我道什么歉。五年前那晚你情我愿的,咱们互占便宜,我也没吃亏。至于阿禊嘛……”

其实刚怀上阿禊的时候,她也惊慌失措,犹豫着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

可随着子渐渐长大,她便越发不舍。一会儿想着这毕竟是她的血脉,打掉多残忍啊。一会儿又想她这辈子估计不会嫁人了,有个孩子作伴,也不至于太孤独。

况且,她开了这么多铺子,赚了这么多家产,总得有个人继承才是。

许闻蝉笑意柔和,“阿禊是我的宝贝,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生下他,我一点都不后悔。外面那些闲言碎语我就当他们放眼,反正我觉得我的命很好,我父亲母亲包容我,我兄嫂支持我,我儿子体贴我,我还有阿缇这样的知心好友,有我自己的生意……现在,我还有……”

她停顿一下,抬眼朝他笑,笑意如星光灿烂,“还有一个傻子,愿意陪我一起。”

用从前阿缇说过的一个词来形容,她这简直是人生赢家!

谢蕴石听到她这话,也笑了,眸光愈发柔和。

倏然,他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拉进怀中,紧紧抱着。

时隔五年的拥抱,倾注了太多思念。

许闻蝉错愕之后,也抬起两条白白嫩嫩的手臂,环住了他劲瘦的腰。

两人紧紧地拥着,心跳都变得很快。

良久,谢蕴石俯身,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专注又温柔的凝视着她,“我也很走运。”

兜兜转转,幸好没有错过你。

*****

得知阿娘和爹爹重归于好,阿禊很是高兴。

试问哪个小孩不想父母恩爱,家庭圆满呢?他也是想的。

只是从前阿娘骗他说他爹死了,他怕惹得阿娘伤心,就不敢在阿娘面前表现出想念爹爹的情绪。

现在好了,爹爹没死,还活得好好的,长得又俊,对自己和阿娘都特别好。

阿禊脸上的笑容愈发多了起来。

不仅是他,整个定北侯府上下都喜气洋洋的。

一家三口留在长安高高兴兴过了个团圆年。

等一开春,谢国公府丰厚聘礼就送到了定北侯府。

长安众人听闻这婚讯都惊了。

陇西谢国公府啊,那等显赫的夫家,是多少贵女心中可望而不可即的梦啊!

没想到这么好的一门婚事,竟然砸到了定北侯府那个离经叛道的嫡女许闻蝉头上?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没过多久,各种小道消息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诸如谢小公爷之所以多年未曾娶妻,就是为了等定北侯家大姑娘点头。

又比如定北侯家大姑娘身旁的那个小男孩,既不是什么养子,也不是跟什么西域商人生的,而是谢小公爷的亲生儿子!

虽说未定下婚约先生下儿子,有伤风化,于礼不合,但那又怎样?那可是谢国公府唯一的小小公爷,景阳长公主和谢国公的宝贝亲孙子,未来陇西府的主人!

从前背地里看许闻蝉笑话的人,看着那一百零八抬的豪华聘礼,也都笑不出来了。

三月桃花烂漫时,春意融融,喜鹊在枝头叽叽喳喳。

谢小公爷一袭红袍,身骑白马,将定北侯府的宝贝嫡女娶了回去。

听说新娘出门时,老侯爷虎目含泪,哭得不能自已,几度想当场悔婚,将女儿与外孙留在家中。

侯夫人哪能想到嫁个女儿,老夫君会哭的这般厉害。寻常人家都是当爹的安慰当娘的,到她这里,却是反过来了。

她强压着无语,耐心安慰着,“好了好了,别哭了,这么多宾客呢,一大把年纪了,哭成这样像什么话。”

新娘子的七位兄弟也都是眼含热泪,恋恋不舍,轮番拍着谢小公爷的肩膀,一人放出一句“你若敢欺负我妹妹,我定拆了你谢国公府”的真挚祝福。

当天夜里,谢蕴石褪下衣袍,看了看红肿的右肩膀,哭笑不得,“大舅哥们可真有劲,我感觉我都要被他们拍进土里了。”

许闻蝉也凑过去看了看,抿打趣道,“早知道应该叫他们换一边拍,专怼一个肩膀都要拍成高低肩了。”

谢蕴石抬眼看她,温声道,“好娘子,你帮我吧?”

一句好娘子,叫得许闻蝉满脸羞红。

但她到底还是心疼他,缓步走到床边,抬起手帮他轻轻着肩膀。

可了还没一会儿,她的手就被谢蕴石按住。

她诧异看去,就见男人眸色深暗,“娘子今日也辛苦了,我也帮你按摩按摩。”

“不、不用了......”

“用的。”

下一刻,她的腰被揽住,跌入一个宽厚温暖的怀中。

男人俊朗的脸在她眼前放大,温热的气息轻拂过她的肌肤,哑声道,“好好享受。”

过了一会儿,许闻蝉面色羞红,黑眸泛着光,羞恼道,

“你你你.....按摩归按摩,你的手伸去哪里了!?”这不是什么正经的按摩!

谢蕴石吻着她的耳垂,将她压倒在下,“深入按摩了解一下。”

被翻红浪,缠绵不休。

这五年欠下的,他要一夜一夜,连本带息的讨回来。

==(完)==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啦!!!!(啊,激动jpg.)

感谢各位小可爱的一路的陪伴,鞠躬!

祝愿喜欢这本书的小可爱,像阿缇一样狂吃不胖,像阿蝉一样财源滚滚,像琼绮一样桃花运棚(?)!顺顺利利,心想事成!有缘的话,咱们下本再约!

ps:跪求全订的小可爱,动动你们发财的小手,在书籍界面右下角的评分处,打个五分小星星,小舟感激不尽!

目录
设置
设置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宋体楷书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偏大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推荐
反馈
返回
章节报错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错误举报
最新:我有一扇门玩家请睁眼穿为仙道第一的糟糠妻朕不堪大任笨蛋美人抱错反派大佬后人间界主萧辰韩芷嫣国民染爷是女神清风萋萋景先生每天都想和我谈恋爱我就是要种田兽族崛起私属男神爱上渣男娱乐圈反定律绝世小仙医